生日快乐啊,苗木君(一只收到快要拿不住数量的礼物的苗木XD)

礼物有讲究嘿嘿,本来还想画点但是苗木他拿不住了(其实是不会画QWQ)

楔子

        万丈悬崖上,一座宫殿拔地而起高达百尺,数座高楼以飞桥相连,高低不齐而蜿蜒曲折宛若群山峻岭。琼楼玉宇,飞梁画栋,连脚下的石阶都被工人们细细刻画了花鸟草木,日日有专人擦拭维护。

  一眼望去是空中阁楼,九死一生之境地,再看是富丽堂皇到几近奢华的城池,若以史书做引,非阿房宫不可及也。

  而这个地方,也同样免不了如阿房宫一般被焚烧殆尽的命运。

  此时此刻他跟项羽一般傲慢走入,带着满心的鄙夷与愤怒,冷眼看着下人四处奔逃,他们带不走、也不敢带走这里的一草一木,即使地上随便一块石头都价值千金。

  可...

《诚如神之所说》一锅乱炖的人类生存哲学探讨

  老实说,这部漫画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男一男二之间的基情友情(不论一二部),gay到让人以为这个作者是不是正在谈男朋友,啊,作者是男的。但是不可否认这友情真的该死的甜美,全漫不少地方都有存在,甚至成为了情感的爆点,如果奔着基情去,大概率满嘴糖。

  剧情方面还是不错啦,至少这两天看得嗨得停不下来。

[图片]
  不过基情更多是为了主题的“本我”而铺垫,引用弗洛伊德人格理论:“本我(Id):位于潜意识中的本能、冲动与欲望构成本我,是人格的生物面,遵循‘快乐原则’。”,剧情里面,很多情感和疯狂都是出于本我的欲望,可以说里面的角色都活得...

黑白吧,上色太丢人了,不务正业摸鱼完毕´_>`

疯魔指挥使的诡异轮回 15

※恭喜晏华大佬喜提剧情大手🎉

※完结倒计时over


  一,双方不得为敌,不可对彼此造成任何伤害。


  二,情报等价交换,情报价值自我评估。


  晏华不是省油的灯,基本上两条条件下来,就把原本对中央庭不利的境地转化成了平等。


  仅第一条,就限制住了指挥使与怪物们的活动范围。在普通人与怪物互为仇敌的当下,即使指挥使一方无心争斗,但代表正义一方的神器使绝对会依照普通人的意愿,对怪物进行驱逐。


  换句话来说,解放区,指挥使是一个都进不去、动不了,地盘只会越来越小。当然,指挥使也没打算去就是了,而且只要能安然生存,地盘大小他完全不在意。


  第二个条件,只能说是...

花的祝词 终章

  【握住】分支

  因为一直没有人选,所以让朋友选了_(:з)∠)_

  实际上是最好的结局呢(指当前存活人数最多)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再次双脚踏在土地上的时候,时局早已和之前完全不同。这是狛枝告诉他的。

  “我认为照着那些人的打算,这场战争早晚会爆发。到那个时候,就不是一个两个人能阻止的境地了。”狛枝的表情除了从容便再无其他,他满不在乎地摊手,“所以我有一个很棒的提案,不知道两位希望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说。”神座格外简单直白。

  “杀了那个伪装成希望的绝望。”

  杀了江之岛,也不过是消灭了漫长战争链锁的一个开头,在战争随时引爆的现在根本毫无用处。

  ...

疯魔指挥使的诡异轮回 14

※震惊,中央庭深夜闹鬼!解放一举是否有内幕存在?!


※我在正经的海洋里死死抓住沙雕的一根稻草系列


  与其说同仇敌忾,倒不如说是狼狈为奸的零和指挥使,就这么一拍即合、十分愉悦地定下毁灭世界的计划。


  指挥使连线上利维丽坦,得到了对方十分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,利维丽坦语十级的怪物们翻译出她是支持这样的计划。


  黑门后的世界不管怎么看都是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鬼地方,光利维丽坦需要的海洋都不存在,显然不是怪物们能够生存的地方。


  “大小姐,你说他们原本都是生活在什么世界呢?”指挥使突然想起来这件事。


  在曾经为中央庭奔波里对怪物的刻板印象被打破的现在,指挥使...

花的祝词 10

  “今天很顺利呢,皇族并没有正式发表开启战争的说明。”伪苗坐在苗木的身旁,向他描述着一天的行程。

  被囚禁的第一天,他们向彼此立下了约定,进行一场不带硝烟的战争。

  伪苗赌苗木终究会在某一日绝望。

  实际上这个赌约并不公平,伪苗占据着绝对的优势,无论是势力还是对消息的探知。讲得实在点,苗木的命就在他的手中,随他意愿摆弄。

  反观苗木,他对外界一无所知,想逃出去又没有法子,甚至行为都受到了严密监控。可以说他唯一能接触到的人只有伪苗。

  而第二天,伪苗开始为苗木讲述着外面的事情,一字一句不知是否隐藏着谎言,连真实在其中占据多少分量都不得而知。

  模样相似的两人看起来如同双...

疯魔指挥使的诡异轮回 13

※我流欢脱幽默,全世界都没喝假酒,除了男指和零,还有作者


※各方势力心思各异,就伊萨克和女指还是个白的


※救世牺牲不耐烦,来个灭世换换口味吧!另外,可爱的小精灵全是我的!(猛灌一口假酒)


  如果说研究所是一个窟窿,那么中央庭就是一个空中楼阁。


  希罗这人特别喜欢从基层入手,让·塔克成了他表面的伪装,中央庭则被他拔走了根基。就事实而言,这个人是个枭雄,然而不幸降生在并非乱世的尴尬境地,许多事很难放手去做。


  当然,很难从不代表不可能,只有时间上的先后差异而已。


  三地鼠吧,绝对是三地鼠。一人多职还能像会影分身一样同时开工,地下工程做的又快...

疯魔指挥使的诡异轮回 12

※我流欢脱幽默,可能是黑童话式幽默,也可能只是全世界都喝了假酒


※感觉再这样下去,我会站活骸零跟男指的互坑闺蜜组???

还有一更,稍后发布


  跟利维丽坦接洽完毕后,指挥使照顾着怪物们前往研究所,预备抢夺希罗的潜艇。


  事情并不难做完。本身研究所就是中央庭尚未解放的区域,再说东方古街还没有解放,他们的手还不会这么长。


  问题是,怎么把零给运出来?


  “打洞吧。零大小姐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淹死……”


  指挥使的话中充满了连他自己都承认的毫无把握。现在时间太早,若是被让·塔克透露给了希罗,哪怕只是一点点信息,都会让那个可怕的狂想徒做出疯狂的举动...

1 / 7

© 墓玥 | Powered by LOFTER